第四百四十九章 多收一成

小呆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无错小说网 www.sanfu168.com,最快更新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最新章节!

    葛平早就已经预料到种地的事情会有人反对,所以见状倒是并没怎么着急。

    甚至还让下面的人又议论了一会儿,这才又接着道,“我知道大家都有不少想法,没关系,我可以给大家点时间好好思考下,之后咱们还是老规矩,大家可以各抒己见,但是最后人少的要听人多的。”

    在来议事堂之前葛平就曾向陆景打包票,愿意种地的人一定远多于不愿种的。

    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大家都饿怕了。

    在落草为寇前,绝大多数人都过过那种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之所以会干这一行最初也只是抱着吃顿饱饭的念头。

    别看多数人嚷嚷的凶,但如果可以不用拼命还能填饱肚子对他们来说还是挺有诱惑力的,只是在这个人人斗狠的化境里没人敢开这个口而已。

    不过现在有葛平这个大当家打了头阵,却是亲身给众人做了一个示范。

    毕竟葛大当家当初可是追着官兵屁股后面杀的,没人敢质疑他的胆量,既然他都愿意种地了,那大家伙跟着他一起种地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所以很快就有人蠢蠢欲动了起来。

    这些人没有大声叫嚷,而是互相以眼神联络,在人群中寻找着同伴。

    而葛平也趁热打铁,又道,“我可以向大家保证,只要咱们安心种地,官府的人也不会再来围剿我们,而且我打算用一冬天的时间修筑一座坚固的土堡,这样其他那些土匪就拿我们没有办法了。”

    名叫玉珍的妖艳女子闻言不由大急,她知道这么下去,葛平的支持者只会越来越多,最后八成就要得偿所愿了。

    她和葛平之间倒是没太大的矛盾,葛平当初坐上大当家的位置她也很是支持,那时候的两人还正眉来眼去。

    直到后来葛平不知从哪儿抢回来个大小姐,被那女人迷了魂,两人便也没了下文,但玉珍顶多也就冷嘲热讽几句,毕竟她自己的男人也不少,这也不算什么深仇大恨。

    她之所以现在站出来反对葛平,只是因为她对种地没什么兴趣。

    而且她也需要葛平继续当这个寨主,带领他们这伙人四处打家劫舍,不断消耗那些官兵的力量,最终打下淮阴县。

    所以她必须想办法阻止葛平这个半路种地的计划。

    不过论威望,她这个二当家远不如葛平这个大当家,而论武功,她自知也不是葛平的对手,所以最后她的目光就落在了一旁的陆景身上。

    玉珍知道,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年轻人有关。

    她不清楚陆景具体是怎么忽悠的葛平,让葛平忽然就鬼迷心窍,铁了心要跟着他起种地来,但想来只要解决了这个年轻人,那葛平所描绘的那些美好蓝图就都会成为泡影。

    毕竟单凭葛平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说服那些官兵不来围剿他们的。

    想到此处玉珍也不再犹豫,将自己的抹胸又向下拽了拽,然后轻摇莲步,向着陆景款款走去。

    接着什么招呼都没打,也不顾旁人惊诧的目光,就这么一屁股跃入了陆景的怀中。

    随后还抓起陆景一只手,环在了自己的腰间,柔声道,“这山下的土地都是公子你的吗,那公子的家境想必一定非同寻常吧?”

    “那到也没有,我就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吧,”陆景道,“这份地契也是别人送我的。”

    “公子说笑了,怎么可能会有人这么大方,将这么大一片地方就这么拱手送人。”

    结果她说完就发现陆景的神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而稍一思索玉珍也想到了原因,合着是因为他们这伙人占了这地方,才让陆景捡了这么个大便宜。

    于是玉珍也闹了个大红脸,但她顿了顿很快又继续道,“公子真是好福气,现在不但有了地,而且还找到了给你种地的人,听葛老大的意思,从今往后我们就都是你的佃农了。”

    玉珍特意咬重了佃农两个字。

    葛平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但是看了眼陆景,把话又咽回到了肚子里去。

    而玉珍则再接再厉道,“不知这租子公子打算怎么收,咱们种出的粮食又得交多少给你?”

    这下就连不远处的男孩儿也听出了玉珍的弦外之音来,二当家这是在挖坑给人跳哩。

    不过若是陆景能借着这个机会宣布免租,或者少收点租子,或许会有更多人支持葛平了,而这样一来二当家岂不是就等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但是让男孩儿没想到是陆景却道,“租子吗?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外面怎么收,我就再多收一成吧。”

    这下就连玉珍都愣住了,原本准备的话居然再说不下去。

    一上来就加租的地主她也听说过,然而那是在太平日子里,手下的那些佃农没地种就活不下去,但要知道现在可是乱世。

    在这时候加租?这家伙该不会是疯了吧,还是说他真的只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富家公子哥?

    可若是如此的话,葛平又怎么可能会被这样的人给说服?

    玉珍的脑海里闪过了许多念头,不过现在这局势无疑对她大好,于是她很快就又接道,“那我们先前占了公子的宝地做买卖,这事儿又要怎么说,公子也要我们陪偿吗?”

    “当然,”陆景道,“这天下哪有侵占了别人的土地又不给赔的道理?这根本说不通啊。”

    “可……可是小女子我身无长物,也不会种地,”玉珍咬着嘴唇,“公子打算让我怎么赔呢?”一边说着她一边还又向前倾了倾身子。

    “不会种地也不要紧,”陆景道,“你还可以去修土堡嘛,而且看你的样子还会武功吧,修完土堡,正好可以去巡逻监视外面的动静。”

    玉珍差点没被陆景这话给气歪了鼻子,心想眼前这家伙还算男人吗,居然让她一个女人去修土堡,而且修完土堡还要去做最累最危险的巡逻的活。

    不过这倒是正趁了她的心意,她本就是为了激起寨中众人对陆景的仇恨,所以陆景表现的越是嚣张反而对她越是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