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六章 大结局

落胭脂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无错小说网 www.sanfu168.com,最快更新未来之丹游星际最新章节!

    不管到哪里,实力为尊是恒远不变的真理。阳文瑶转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两人,低头,挡住了晦暗的眼神。再抬头,毅然走向前。

    双手一甩,包括之前强制从启丹炉在内的農花组件,以及墨水拿给他的那些头饰在内的十六枚,形状各异的農花组件悬浮于阳文瑶身前,缓慢的旋转着。

    唯一的一枚红色额饰在各个白色中显得异常耀眼,阳文瑶的脸色有些难看,若说之前因为墨水的威胁而冷若冰霜,现在就有种意外的扭曲。

    一边压制着体内的農花,防止它飞出来,一边拿出丹炉。所有的農花组件集合成了,必须要全部重融合,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在启丹炉出来的那一刹那,那原始的繁复图案,在这一刻看起来那么的让人烦躁——任谁在被威胁的情况下都不可能有好心情。

    繁复的图案,迸发出血红的光芒,如同被点燃了一般,原本静静悬浮的農花组件,也跟着开始迸发光芒。明亮而不刺眼的红色,白色光芒你,渐渐的聚集到那枚额饰上。光芒强烈的情况下,阳文瑶低头,脸上显现隐忍,鼻尖大滴的汗水开始滑落。

    体内,農花冲撞的力度越来越大,她不知道如果任由他它跑出来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可是她知道,这样的情况想必是墨水愿意见到的。

    垂下的眸子掩下一丝冷笑,原本阳文瑶还在想着墨水的目光为什么不去注视着那正在融合的丹炉,而是盯着她,死死的。

    现在却是明白了,在她鼻尖冒汗的那一刻,墨水眼底闪过的惊喜非常清楚的说明了这一切。如果这东西飞出去对自己有害,她宁愿现在毁了。唔,这農花长得这么漂亮。如果元婴能吞噬,不知道能不能在有一些实力增长。

    正想着,阳文瑶却看到丹田里那个精致的小人儿,歪了歪头,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悬浮起身,小小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咬下去了。

    阳文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很明显,被抓住的農花竟是没有办法在冲击,暂时安定了下来。而農花组件跟丹炉的融合,也已经到了尾声。

    如果说之前的启丹炉是神秘,那么现在的丹炉就是王者霸气。阳文瑶已经找不到其他的词语来形容。明明是一朵農花形态的丹炉,却是展现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接下来,却是没有太多阳文瑶的事情了,按照之前启丹炉的强悍,阳文瑶以为不管是什么丹药,启丹炉都能自动生产出来,如今看来,却是不行了。莫名的,阳文瑶想起了之前齐悦交给自己的那个玉印。

    她觉得,不管之前農花组件里的哪一件,都应该没有这个玉印重要。然而,墨水他们却好像完全不知道这枚玉印。不管这是为什么,心底冥冥有个声音在提醒她,这是一个不定因素。所以,她把玉印放到了戒子空间里——除了她,谁也拿不到。

    “现在融合信仰吧,融合完之后,你大概就能直接到融合期了。”墨水声音还是冷冷的。好像有些戏谑。阳文瑶不想想,也不愿意想。事到如今,她除了拼力一搏之外,早就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放不下那样疼她的亲人,明知道会有生命危险,却依然陪伴闻人逸跟齐悦。这样的感情,她不想,也不敢辜负——她没把握还能找到一份这样的爱情跟友情。

    说完,墨水走了,留下了他们三人,闻人逸走上前来搂住阳文瑶:“要不,我们回去吧。”眼底的怜惜,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一般,而齐悦脸上的郑重,却没有上前跟阳文瑶说话。

    “放心吧,我没事的。只是炼丹罢了。你应该知道,根本不用我出什么力的。”阳文瑶笑了笑。走上前拍了拍齐悦:“我就不知道悦姐姐你跟着来干什么,白白让干妈担心。要不,我找墨水说说,让你先上去?”

    “不。”

    看着脸色坚决的两人阳文瑶不再说话。接下来就是看她自己的了。她并没有准备消极对待墨水的要求。她需要更加强大的实力,融合期,虽然是还不能跟墨水相比,但是……

    阳文瑶转身,吞噬了農花的元婴,或许能给他们一个惊喜呢?

    寂静在这个空间蔓延,上方的雕像带着的微笑在这一刻显得异常的诡异。而闻人逸跟齐悦,则站在了阳文瑶的身后,如同守护者。

    这是个神奇的地方,阳文瑶想。缓缓睁开眼睛,在她的吸收下,那原本浓稠的黑色信仰,渐渐的消失了,空间带着一种窒息感,转头看向依然还在守护着自己的两人,阳文瑶扬起了漂亮的笑容。

    这期间,墨水并没有进来,但是他们都知道,墨水必然关注着这里。果不其然,他们还没有说话,墨水的身影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炼丹吧。”淡淡吩咐,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储物袋。

    阳文瑶神色有些感慨,储物袋啊,多少年没见了?却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感慨,很明显,他等的不耐烦了。

    转生丹是九阶上品,如果只是融合,根本炼制不出来。已经能称得上仙丹的存在。就算是用启丹炉,融合期的灵力也不够用。扬起笑容,好似全然无知。

    “只要炼制完这丹药,你以后就不会来打扰我的生活了,对吗?”

    “对。”

    简单的动作,简单的对话,墨水再一次离开。

    炼制丹药经过了无数次的熟练之后,阳文瑶对于炼制丹药可以说没有人能比她更加厉害,时间,却是无法减少的。

    随着时间流逝,阳文瑶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上的汗水如同下雨一般,很快让团坐的青玉地板上出现了一圈的水痕。

    而一旁的两人,紧张担心却是非常明显。齐悦那修剪的完好的指甲,深深的扣进了掌心的肉里,让身下的地板上染上了几点红梅。

    丹火还在持续,启丹炉渐渐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当得起一个如泣如诉。让一旁的两人更加焦急却无计可施。

    阳文瑶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挂在煞白的脸上显得愈发的诡异。

    丹香慢慢溢出,齐悦跟闻人逸只觉得精神一震。转头看向丹炉的那一刹那,眼底闪过贪婪的光芒。

    闻人逸眼底闪过一丝惊骇,转头看向阳文瑶,却发现她不对劲。

    启丹炉到现在,已经不需要阳文瑶继续Cao作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成丹。然而阳文瑶,却整个人摊在了地上,眼眸紧闭,双手乱挥舞着。

    齐悦焦急的想要上去的把阳文瑶扶起来,却被闻人逸制止了。

    夺舍!

    居然是夺舍,闻人逸想过很多种,唯独没有想过是夺舍,想起之前墨水的异状,脸色难堪,却只能等待。

    而阳文瑶此时,却是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麻烦。

    语气说夺舍,不如说,墨娘是想吃了她。想起墨娘直逼她的丹田,想要吞下她的元婴的那一刻,便是想想,背后都能惊起一抹冷汗。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農花,阳文瑶想,这一刻,自己大概已经换芯了。

    吃下了農花的原因把墨娘狠狠的弹了出去,却不想她快速的往识海方向。阳文瑶也不放松,识海太重要,容不得半点含糊。

    “为什么?”

    “哈哈哈,齐桃之,想不到墨家灭了,齐家灭了。却还剩下我们两个,还能在这里相见吧?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好受吗?放心,你很快就不用承受这样的痛苦憋屈了,因为,接下来,你的恋人,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很快就不属于你了。哈哈哈!”

    昏暗的识海,划分成了两个区域,阳文瑶这边带着红色的白,墨娘那边却是全黑。隐隐透过的光带着灰白。

    齐桃之?她姓齐?当年那个姓齐的新娘?虽然不想这么猜测,然而墨娘却确定了她的答案。

    “为了你,我可是费劲了苦心。只可惜,就算你找了一个同样的闻人家族的人。却依然不是莫风。哈哈,你从来没有想过,莫风会用封印术把你封印起来吧?数万年的寂寞,可还品尝的舒爽?”说完,竟是如同疯了一般,再一次朝着阳文瑶扑过来。

    缠斗,大概是因为主场的缘故,虽然阳文瑶比之墨娘要差好几个等阶,却也能勉强打个平手。

    渐渐地,却是落了下风。原本同原因融合起来的意识,被墨娘一个撞击狠狠的分开来。

    看着缓缓走来的墨娘,阳文瑶心底闪过很多念头,却终究没有抓住。原本就处于弱势,却还同元婴分开来,阳文瑶看着向她走来,带着狰狞笑容的墨娘,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不想死,真的,她还要回去陪伴双亲,看着哥哥们结婚生子,还有同闻人逸的盛大婚礼。

    眼底的坚毅光芒越来越亮。就在这时,异变突生,那元婴猛然跳起来,如同抓小鸡一般,扣住了墨娘的脖子。

    然后……阳文瑶看着那个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儿,如同撕烤鸡一般,一块块的把墨娘吞进去……

    缓缓睁开眼睛,头有些痛,她还没有从墨娘被元婴撕碎吃掉的场景中回过神来。

    入眼,是闻人逸跟齐悦担心的脸。

    杂乱的记忆如同潮水,淹没了她的感官。闻人逸跟齐悦的问话她充耳不闻,直到——墨水的出现。

    “为了抢占我的身体,还真是难为你们费尽心思了。”看着出现在雕像边上的墨水,阳文瑶把闻人逸跟齐悦挡到了身后。墨水,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提升修为,找到農花组件,而后成为墨娘的载体。你不觉得,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吗?如果不是当初你的插入,又怎么会引发两个家族,甚至整个上界的灭亡?”墨水淡淡的道。虽然她的身上还有墨娘的味道。墨水却没有天真的以为,阳文瑶出现的情况下,墨娘还能共存在她的体内。

    “所有的一切,包括绿青衣,包括内丹?”

    “包括启丹炉,或者说,上辈子搅起风雨的你,这辈子几乎**控了人生的每一步。这个答案你满意吗?”墨水狰狞的吼叫道。明明算计好了一切,却依然失败了。墨娘……

    “还我墨娘……”

    突如其来的发难没有打乱阳文瑶的步伐,迎面而上,却被闻人逸抢了先。

    雷,各种各样的雷,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闪耀狂舞,不过眨眼,那墨水整个人都变得如同黑碳一般。

    这不太对劲,果不其然,不等他们反应,墨水身体渐变,很快就变成了初见的那只兽。

    原型,远比人型强大。新下一惊,化圣阶的神兽,他们根本不是对手。虽然不明白之前是什么情况,却也知道,眼前几乎撑满了整个大殿的墨水同之前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余光恰巧瞟到了启丹炉,眼睛一转,飞扑上去,堪堪闪过墨水扑过来的爪子。

    “接着!”转生丹,堪称仙品的丹药,希望能给他们带来转机。

    虽然阳文瑶带了灵力,却耐不住墨水来挡。就在这一瞬间,阳文瑶几乎要绝望了。却见眼前白光一闪。连她,也没有看清楚是什么。

    “滚滚?”白色的绒毛团子,稳稳的趴在墨水头上。一如当年遇见她时的无辜表情……

    “姐姐,我被老头子抓回去训练了,还好赶得及时,你不能怪我,都是老头的错。”

    阳文瑶看着在墨水头上蹦跶,蹦一下,墨水便低一下头的软团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墨娘是元婴解决的,墨水被软团子解决?

    瞬间成为围观党的三人暗自防备,却又庆幸着滚滚来得巧……

    ————————————————————————————————————————————————

    “所以,那墨娘策划了这么多,最后却为老祖做了嫁衣,成就了无敌的实力吗?”

    “是啊,人哪,不管到哪个程度都不要算计太多。”

    “哎,传说中,老祖的婚礼是极其盛大的。旷古绝今……可惜,没有眼福围观……”

    “切,就这点出息,努力修炼,等到你有老祖那样的实力,想要什么没有?”

    (全书完)